094-89067497

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

某某零食加工厂,只为您的健康着想

第1693章 假药

2020-10-05 06:05上一篇:第3516章 吓哭你 |下一篇:没有了

“好消息!好消息!墨云城传到消息,一个叫风大人的炼术师,享有灭魂大人提炼的药散药方,听闻是他偷走的,价值连城啊!”“大长老!好消息!墨云城有一位炼术师享有神玄散药方,听闻是偷走的。”“神玄散药方?还有强劲的丹药药方?确认是他偷走的?”“什么人这么大胆,竟敢偷窃灭魂大人提炼的药散药方?”“要是能获得药散以及丹药的药方,我们乾坤殿一定能沦为地魂界最强劲势力,甚至还能与其他地界大势力媲美!”一时间,风无尘偷窃灭魂大人药方的消息,传到整个地魂界。

第1693章 假药

各大势力家族以及无数修者,莫不被吓一大跳。同时,这也引发了不少炼术师的贪念,引发无数修者的贪念。如此价值连城的宝贝,若是能夺拿回,意味著前途无量!......圣云殿。“启禀殿主,消息早已全部传出去。”一位弟子转入大殿恭谨禀告。楚云山冷笑一声,道:“很好,本殿主推倒要想到你能不解多久,哪怕有商会护着你,本殿主就责备你不出来。”“爹,一个小小的神将而已,随意一个神灵就能杀掉他,上次要不是他享有神秘的身法,忘不会让他跑完了?”楚震天不解的冷笑道,一副用计揭穿的模样。“神秘的身法?”楚云山微皱眉头,杨家眼一闪自私,道:“若是我们能获得他的宝贝,圣云殿意味著能打破水云宫。”“爹,你的意思是,我们动手?”楚震天迅速反应过来。“不,那小子有商会维护,我们动手难免会怕商会,我们只必须暗地盯着他,不管是谁杀死了他抢走宝贝,最后还是不会落在我们手里!”楚云山冷笑道。楚震天微皱眉头,道:“爹,那小子神神秘秘,他要是不出来呢?墨云城后山的竹林,一定有商会的人镇抚。”“竹林的不存在绝不泄漏过来,否则就穿帮了,龚景炎一定会猜测到我们头上。”楚云山浮声道,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。“那怎么办?”楚震天愁眉问道。楚云山冻冷一笑,道:“如果是药即会了问题呢?”“药即会了问题?我明白了!我立即决定人去盯着他!”楚震天趁此机会一愣,随后激动大笑道。“不必盯着那小子,一面打草惊蛇,让他对我们产生猜测,我们只必须盯着各大势力就讫,不必一动一兵一卒就能获得我们想的,何乐而不为?”楚云山浮声道,嘴角头顶想起一抹戏虐的冷笑。“高明!”楚震天对自己的老爹万分崇拜。“臭小子,你不给本殿主面子,休怪本殿主无情。”楚云山老眼微眯,心中阴险道。消息爆出旋即,地魂界不少大势力都早已为首人前往墨云城。一来是追查风大人是何人,二来是为了夺回药方。被迫说道,楚云山的手段极为卑鄙无耻。......神界商会。今天的商会十分的不一样,十分疯狂,十分繁华。

第1693章 假药

但不是卖东西。“神玄散的骗的!你们陪伴我老婆的命来!陪伴我老婆的命来!”“王八蛋!老子花上四颗极品神灵石够买的超级神玄散,结果还得我儿子领悟上升,还遭到反噬,现在还昏迷不醒!商会今日不给我一个众说纷纭,老子跟你们拚命!”“到底!神玄散有问题,大家不要卖!神玄散是骗的,决不是灭亡魂大人研制的神玄散!”“我辛辛苦苦扣的神灵石买回去的神玄散,拔了好几天才舍不得拿出来修练,结果刚修练就经常出现问题,差点走火入魔。”“是谁提炼的神玄散,叫他滚出来!”“到底!滚出来!”商会大厅辱骂声接连不断,一波接着一波,有如潮水般可怕涌动。商会护卫显然就压制不了这些激怒的修者。“神玄散竟然有问题!会吧?我刚卖的药骑侍郎啊。”“药骑侍郎是骗的!我不买了!慢把神灵石退回来!”“到底!把神灵石撤回给我们!拒绝接受假药骑侍郎!”一时间,众多够买药散的修者,也都争相大叫一起。堪称是火上浇油。商会主宫殿大殿。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药散,怎么有可能经常出现问题?”龚景炎火烧眉毛道。“我也不告诉是什么问题,之前的药骑侍郎可都没问题啊,而且提炼药散的药材,显然不有可能经常出现这种情况,要是一两个就让,可现在很多人都说道药散有问题。”徐峰也是心急如焚。“龚大人,首席大人,现在怎么办?他们都要见风大人。”冰霜生气问道,眼泪都慢出来了。“我们也不确认是不是药散的问题,要是闹得出人命,我们可不了跟总会交代啊,我这就去禀告风大人。”徐峰连忙往后山竹林飞过。龚景炎和三大长老则是前往大厅安抚气愤的众人。“大家安静,安静!”龚景炎抱住力了压,转身气愤的众人再行安静下来。“龚大人,是谁提炼的药散,叫他滚出来!神玄散是骗的!”一人忍痛着怒火大喝道,脸上通红。“要是我老婆杀了,我非杀死他不能!”“到底!必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!把提炼药散的炼术师叫出来!”“到底!叫他出来!赔偿金我们的损失!”众人争相怒声大叫,刚刚安静下来的大厅,再次炸出了锅。看见无法控制的局面,龚景炎头都大了。商会这么多年来,还未曾经常出现过这样的情况,一时间,龚景炎也不告诉如何处置。后山竹林。徐峰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风无尘。

第1693章 假药

“假药?是谁说道的?”风无尘皱眉问道。“很多人!都在商会。”徐峰生气道。“药散不有可能出有问题,又不是毒散,而且他们还是刚好来,很显著,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。”风无尘森冻道,脸色冰冷无比。“小人告诉不是药散的问题,可过于多人说道药骑侍郎是骗的,现在商会一片恐慌,还请求风大人看看办法。”徐峰生气道。“去商会想到,我很想要告诉是谁从中作梗。”风无尘森冻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