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4-89067497

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

某某零食加工厂,只为您的健康着想

第451章 师傅,我做了一个梦

2020-11-20 06:05上一篇:第9238章 我不为难 |下一篇:没有了

星空浩渺,辰光璀璨,无论是星漩,还是那时而经常出现的陨石,又或者是飘浮在星空的尘埃,莫不解释,这里的一切现实无比。这竟然刚苏醒的王宝乐,心底的茫然显露在了目中,可还没等他开口,随着其面前老者的转身,随着其保守的目光映入王宝乐的眼中,他的身体一如雷,而当老者的话语伴着时,其声音就好像一缕微风,刮起过王宝乐的身躯,沁入他的灵魂,使得王宝乐猛然间一个激灵……随之……大量的记忆,刹那间就显露在了脑海里,驱赶了迷茫与梦境,好像确实的苏醒一样,在这些记忆里,他回想了自己的名字,自己叫作……王宝乐!来自桑伦星,七岁时拜入冥宗,沦为冥宗的内门弟子,眼前的这个老者,就是自己的师尊,也是当代冥宗的九位大长老之一!道号……冥坤子!而自己,作为师尊座下大于的弟子,这一次被师尊带着离开了冥星,要前往一颗将要陨落的星辰,去那里代天道引魂,均衡轮回。引魂进来世,这是冥宗的愿景,对于这片星空而言,冥宗掌控了丧生的力量,所以每一代的弟子,都须要掌控引魂耕种之法,所以此番他将目睹从容师尊施法的全部过程,来使得自身,对冥法更加解读。所有的记忆,在这一刻全部显露脑海,王宝乐浅吸食口气,脑海也仍然迷茫,而是几乎精神状态,可在精神状态后,他还是无法记得自己的梦境,于是在师尊带着保守的目光与话语下,王宝乐急忙抱住一拜为。“师尊……我方才做到了一个梦,醒来时有些茫然,分不清梦中的一切,是现实还是虚幻。”王宝乐说道着,有些心碎,他实在师尊在自己面前,自己竟然睡觉了,这件事说道很差不会被师尊责罚。老者深深的看了王宝乐一眼,大笑一大笑。“什么梦?”“啊?”找到师尊或许没责罚自己的意思,王宝乐心底泊了口气,想要了想要后,王宝乐回想梦中的一切,双眼也渐渐逆的优美,显露了回忆之色,半晌后音节开口。“师尊,这个梦很怪异,在梦里……我也是叫王宝乐,但却不是在冥宗了,而是知道多少岁月之后,一个叫作地球的星辰……”“那里仅次于的宗门,样子是叫作联邦……我忘记在梦中,我还有一个理想,我要沦为联邦总统……对了,联邦总统,就类似于那个宗门的宗主了。”王宝乐说道到这里,有些说什么,他实在自己梦里的理想,或许有些没什么出息的样子。“师尊你别误会,这可不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我王宝乐这一生的梦想,就是要沦为冥宗之主,这一点绝不会挽回的,什么联邦总统,狗屎而已!”王宝乐急忙拍了拍胸口,大声说。老者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王宝乐,没有说出。眼见自己师尊的笑容,王宝乐有些心虚,木村着移往话题,于是急忙开口。“师尊,你说道怪异不怪异,我王宝乐可是冥宗第一帅,结果我在梦里,竟然知道沦为了那什么联邦的第一帅,唉,梦里啊,数不清的美女为我可怕,为我着迷,要给我生孩子……知道好烦啊!”王宝乐忘了口气。“师尊,我在冥宗就是这样,早已受够了,结果在梦里还是如此,你说道我该怎么办啊,很困惑啊。”王宝乐一开始还是为了移往话题,可说道着说道着,就沉醉在了自己的话语里,一旁的老者,慢慢神色逆的怪异一起,到了最后,或许觉得是听得不下去了,腹痛一声。

第451章 师傅,我做了一个梦

这咳嗽声伴着在王宝乐脑海,停下来了他的话语。“宝乐,我们到了。”说道着,老者右手抱住在前方星空猛地一手,忽然看起来安静的星空,竟然在这一刻收到了轰鸣巨响,随之形似承受不住老者的力量,形似有一双看不到的大手,必要断裂星空,在老者的前方,赫然就经常出现了一道极大的裂缝!这裂缝脚有一颗星球般长度,纵壑出去,将近看的话显然就看到走过,唯有近看,就好像一道宇宙的伤痕!!这一幕,让王宝乐心神狂震,呼吸急促无比,他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力量,才可以导致如此惊天动地之象,要告诉,这只是老者的一鞠躬而已。可导致的这道裂缝,不足以吞噬星辰!这还不算什么,利用裂缝,王宝乐明晰的看见裂缝内竟然不存在了另一个世界,也许精确的说道,这裂缝可以看作是一道传输,其内的世界,与他们在一个时空,只不过距离十分很远罢了。那裂缝内的星空里,有一颗星辰,这星辰赤红色,形似散发出高温,隐隐的能看见其内形似不存在了一个文明,有数不清的生命,只不过眼下,这片文明笼罩了哀伤与恐惧……因为,这颗星辰,被一颗极大的陨石打中,使得星辰震动,虽没瓦解,可却构成了灾难,拿下整个星辰,使得其内无数生命,正在大大地丧生!而随着那些生命的丧生,它们的亡魂笼罩星辰,更加有一些蔓延在了星空中,活人看到,但在冥宗之人的眼睛里,可以明晰看见,那无数的亡魂,在星辰外,在星空中,正在流落,哀嚎,密密麻麻,数之不尽……与此同时,这颗星辰也于是以从赤红,渐渐变为灰色,形似星辰……也正在南北丧生!!这一幕,让王宝乐心神再度震惊一起,他隐隐实在有些眼熟,或许在梦中,看见过一副壁画,上面所刻画的,与如今所看,相差无几。“宝乐,你要忘记,冥宗的责任,就是代天道,渡船亡魂,让它们去它们应当去的地方,而非飘散在虚无……”“你且寄予厚望……”老者说道着,将手中的地灯桨抱住,用力一晃,也知道他用了什么神通,随着灯桨的摇晃,忽然那裂缝内星空以及星辰上的亡魂,全部魂体一如雷,仍然哀嚎,好像溺毙之人逃跑了稻草,好像身陷漆黑中看到了灯塔,所有的亡魂,瞬间仰望老者,刹那中竟然火光而来!!数不清的亡魂,来回了裂缝,从星空的另一端回到了王宝乐与老者的舟船面前,在这里汇集出了一条亡魂之河!!浩浩荡荡,无边无际,这条亡魂之河,支撑着孤舟,预示远去……至于那道裂缝,此刻也渐渐伤口,在最后消失的一瞬,王宝乐看见裂缝内星空中的那颗星辰,早已完全的变为了灰色。震惊中,王宝乐看著四周的亡魂之河,又看向自己的师尊,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其师尊安静保守的声音,伴着在他耳边。“这,就是冥宗的愿景,渡船星空中,一切亡者……宝乐,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演唱魂谣!”王宝乐身体一如雷,本能的就张开口,以一种无法解释的音调,爆出了好像呢喃般的声音,伴着星空中,流过于亡魂之河……“天地分离时,命运来世止……”“意欲闻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……”“意欲闻轮回果,今生做者是……”随着歌谣的飘荡,亡魂之河内,显露出有无数的面孔,有老有少,有男有女,他们的样子有的类人,有的如凶兽,此刻都神色内遮住安静,形似带着幸福,没伤痛的环绕着在舟船四周,随着魂谣遨游。就这样,一路远去……驶往冥宗!无数岁月前,最巅峰之时的……冥宗!!相比之下一看,魂河无尽,孤舟缥缈,舟船上明明应当是一老一少两个人,可现在,那老者的身影或许有些模糊不清,惟独王宝乐的身躯,愈发的明晰。